阅读历史
换源:

第53章 他的气息

作品:如是凤来|作者:语盖弥彰|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10-21 16:14:37|下载:如是凤来TXT下载
  不知道是不是走累了,还是哭困了。忘尘吃完面鱼子便要回去。那牛肉面鱼子又酸又辣,正吃的玄祉心里热腾腾的。

  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大雪,外面的雪已经堆积在房檐和大灯笼上,白茫茫一片。路上拥挤的人流散开了许多,只剩下零星几个人,大概都回家或者到铺子里躲雪去了。

  有几朵雪花被风卷起来,吹到了忘尘的耳朵上,把她的耳朵冻得红通通的,就和她现在的鼻尖一样。

  “我们坐一会,等风雪消停些再走,可以吗?”

  玄祉挪了个位置,坐到忘尘边上,帮她挡住吹进来的雪花。

  忘尘点点头,她想起刚才的失态,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便冲着玄祉吐了吐舌头:“刚才这汤真的好烫好烫。”

  玄祉低头看她脸上的泪痕,笑着学她说话:“是啊,好烫好烫,把我们忘尘都烫成了小花猫。”

  忘尘脸上一红,扭头懒得理他。坐了一会,忘尘困得前仰后合,眼睛都睁不开了。她一向这样,一吃饱了,就犯困得厉害。

  “昨天没睡好吗?”玄祉伸手按在桌角上,生怕她一个不留神磕上去。

  “嗯。”忘尘迷迷糊糊应着。

  何止没睡好,压根就没睡。为了能顺利逃出来,昨晚还在仙池旁边看了一整夜的月亮。

  嘟嘟嚷嚷和玄祉说了几句话,一连紧绷了大半月的神经,在这个风雪交加的凡间,终于彻底放松下来。最后忘尘实在困倦,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后来忘尘也记不太清了,好像没等到风雪停歇,玄祉就把她背了回去。中间她恍惚醒来一次,发现自己正趴在他背上,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上了刚买的襦袄,外面还裹着新买的被子。

  大约是玄祉要背着她,所以拿不下那么多东西,便把能穿的都套在了她身上。

  她被裹得严严实实,连脑袋也包在里面,只露出眼睛鼻子在外面。微微向外看,便被纷飞的大雪迷了眼睛。

  玄祉的背上也是凉的,和她的身子一样冰冷,明明都是火系的两个人,却像是大雪压成的冰碴子,怎么也捂不热。

  漫天的大雪,无声无息地飘落。天色黯淡,两边的街灯撒下暖黄色的光晕。玄祉踩在雪地里的声音咯吱咯吱,听着催眠又安心,令忘尘再度沉沉睡去。

  朦朦胧胧中,忘尘又醒了一次,是被疼醒的。这回她已经躺在了床上,整个屋子暖烘烘的,床边放着几只大熏笼,好像还焚了立雪盘香,帐子里也是香香的。

  她隐约觉得身上疼,但她实在太困了,也没在意,翻了个身,拱在被窝里又接着睡。好在这个疼不是很明显,睡着睡着就感觉不到了。

  这一觉睡得很香,彻底醒过来,冬日的阳光已经照得满屋金灿灿的。

  忘尘看到天大亮,先是惊了一下,转而又记起这里不是天华宫,不用提心吊胆地提防那个可怕的人闯进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玄祉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天上,只留了个字条提醒她万事小心。

  忘尘算着时间,这个时候,长玠大概已经发现她跑了。不过见了天君后,他应该很忙才对,想必也不会花太多心思寻她。也许会急急寻一小阵,然后发现无论如何都寻不到她的仙气,这时就会放弃吧。他也许会再找一个仙娥,再骗那个仙娥要娶她。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关她的事了,他死他活都与她没有丝毫干系。

  深吸一口气,忘尘走出宅子,到外面的走廊里晒太阳。院子里的积雪还没有融化,在阳光下,亮的刺目。她看了一会,觉得眼睛都花了,便又回到屋里。

  不知怎的,她今天总觉得身上不太对劲,怪怪的,说不上来的感觉。想起昨天半梦半醒之间的疼,她把手背到后面,摸了摸自己的后背。

  来来回回在屋子里踱了几圈,她还是觉得奇怪,她好像……沾染上了玄祉的气息。

  昨天以前,她身上的仙气和长玠身上的仙气十分相似,只是比较微弱而已。但现在,她发现自己身上不只是仙气,还有一半玄祉的魔气。两种气息混在一起,让她十分不习惯。

  难道是昨天玄祉背她回来,所以沾上的?

  那也不对呀。气息这种东西,很难沾染。每个人的气息都是独一无二的,就算走得很近,两股气息在一起也是泾渭分明。

  她和长玠的仙气相似,已经很令人费解,这会又沾上玄祉的气息,更是让她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困惑了一会,她还是认为这件事和昨天晚上的疼有很大关系。

  但不管怎么样,她的灵力增长了不少倒是真的,相比之前的三百年灵力,她现在已经翻到了好几番,足足有两千年灵力之多。

  以目前的灵力来看,她应该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地仙了。愉快的心情很快代替了困惑,她干脆也不去想了,翻出昨天和玄祉一起买的饴糖吃起来。

  在凡间住了十几天,忘尘的身体恢复了一些,院子里的雪化了又下,下了又化,总算是下得去脚了。忘尘偶尔也到附近的林子里转上一转,采点冬笋,蘑菇之类的回来吃。

  每次她都不敢在外面停留太久,采了东西就赶紧回魔障里面去,以防被长玠察觉她的踪迹。

  这天傍晚,她听到山下传来声响,好像是锣鼓的声音,红艳艳的大灯笼也亮了起来,应该在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这听得她心痒痒,便想出去瞧瞧。

  往山下走,这还是第一次。之前是玄祉带着她,她没怎么样在意。这一下山,她惊讶的发现,实录星君的洞府就在她住的宅子下面,两里路都不到。

  看来玄祉的魔障果然厉害,她以前和长玠一起来的时候,长玠完全没看到那处宅子。

  朝那洞府看了几眼,忘尘发现门口的毒瘴已经没了,只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大洞。

  这不看不要紧,这一看之下,忘尘就被吸住了,四肢麻木,后背上好像贴着一只湿冷的大手。那东西一贴她的后背,她浑身便像过电一样,瞳孔也涣散下去。

  黑洞深处发出金属摩擦的咔哒声,由小及大,盘旋在忘尘脑子里,像是无数的窃窃私语,啃咬着她的神经。

  忽然整片山林都静下来,山下的锣鼓声也消失殆尽。昏暗的夜色如同浓雾,笼罩在整座昆吾山上。

  忘尘的全部心神全部被那个诡异的声音吸引,她想拽回自己的意识,却抗拒不了那个声音,注意力再度被吸过去,拉都拉不回来。目光也不受控制,随着声音被吸到黑洞上。

  与此同时,后面那只湿冷的“手”,一点一点把她朝那黑暗里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