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卷 孤雪剑圣 第一百二十八章 九指剑丐

作品:笑踏江湖|作者:风萧月寒|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10-21 16:15:55|下载:笑踏江湖TXT下载
  感受到如此絮乱乱改的脉络破烂白袍老者顿时不由得感到头疼。

  “好你个慕青衣,是不是算准了这小子能够得到上古孕灵和凤凰涅槃诀才特地让老夫来给他解围的,我了个******你。”破烂白袍老者口中念念有词。

  “阿嚏”远在药王谷的一袭青衣猛然打了个喷嚏,“是谁?”“竟然在吾背后指桑骂槐,看来修为不凡,能引起吾打哈欠。”那袭青衣顿时疑惑出声,随即伸手掐指算了起来,随即他眼神一凝“嗯?怎么回事,萧剑歌有大凶之兆,不应该啊”

  青衣顿时困惑,质疑得再算了下,顿时云开天明,青衣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哈,命数,天意啊。”那袭青衣低喃一声,自己无意间得安排竟给萧剑歌破开了这大凶之兆,那袭青衣摇了摇头,随即负袖清风,大步离去,直向药王谷,缓步之间,但见那袭青衣满头白发又是几缕白发干枯落下。

  “这下该如何是好,如此明显是将凤凰涅槃诀和另一部功法合在一起篡改了,好小子,当真是好胆量,真实不知道怎么死的是不是,要想当初武痴好友都不敢做出如此逆天之举,你你你”破烂白袍老者身影前倾旋空,一掌覆盖在萧剑歌的天灵盖上,老者嘴上骂骂咧咧,但手上功夫不停,涌涌不断的真气灌入萧剑歌体内,开始随着萧剑歌运行的脉络进行串联,欲要找出出错的那个点。

  萧剑歌被一掌覆在天灵盖上,掌上真气源源不断,顿时行动受到牵制,竟是难以动弹,萧剑歌皱着眉头,眼神杀气不绝,微微摇着头,宛如挣扎的野兽。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老者眼中一凝,“找到了,此处穴窍堵塞,此功法运行不当冲此穴窍。”老者顿时惊异出声,猛然一喝“给我回!”顿时一施逆天能为,竟是强行控制萧剑歌自己的真气将其倒流而上,自那处穴窍之中回流。

  “轰”顿时萧剑歌周身真气猛然一阵,真气不再絮乱,缓缓平缓了下来。

  而萧剑歌的眼中血红之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散而去。

  “嗯?这是”萧剑歌恢复意识,睁眼看到老者一掌覆在自己天灵盖上不由得惊疑出声。

  “别说话,抱元守一,凝神入定,继续创造运行功法”老者见到萧剑歌醒来顿时沉声喝道,此刻萧剑歌体内真气滚滚,此功法若是不继续创造圆满的话将会真气堆积爆体而亡,已经迫在眉睫,进退两难了。

  萧剑歌闻言心头一惊,当即盘膝而坐,双掌合拢置于膝盖上,闭目观望。

  顿时萧剑歌眉头大皱,自己先前运行试图按照自己的理念创造全新的功法,原本流畅无阻,直到一处穴窍顿时异变,此刻老者竟然将自己的真气回流,重新封住自己这个穴窍,如此手段让萧剑歌震惊不已,如此能为当真恐怖,眼前老者定然是修为不凡的不世高人。

  “嗯,看来运行脉络需要改变路线了。”萧剑歌顿时心中惊疑不定,如此一出错便将自己整个真气冲穴脉络构造全部打翻了,一时间萧剑歌举棋不定,不知该往哪个穴窍冲击才好,自出错点这边的穴窍周围任何一个穴窍都是充满未知性,很可能一不小心便又是走火入魔或者爆体的下场。

  “罢了,一试便知,还有这高手在呢”萧剑歌心中一定,睁眼看了下老者顿时下定决心,控制着真气往一处穴窍处冲击而去。

  “轰”穴窍被真气冲开,顿时萧剑歌周身的真气再次变得不稳定了起来,逐渐絮乱开来,一股血红色气息悄然蔓延。

  “不好,吾命休矣”萧剑歌神色猛然变得惨白,这步穴窍再次出错了,顿时萧剑歌心生无力,睁开眼与老者对视。

  老者脸色铁青眼神阴沉,有种想掐死萧剑歌得冲动。

  萧剑歌顿时报之微微一笑,“连累老伯了”

  老者闻言嘴角微微抽蓄,心中骂骂咧咧,顿时再施,逆天能为,再次将萧剑歌体内真气倒流,封住穴窍。

  萧剑歌周身絮乱得真气再次缓缓变得平静了起来。

  “呼,小子认真了,如此手段老夫只剩三次了,也就是只有三次机会,你要将穴窍打通一条路线于之相连形成一个周天,头尾相接,形成大周天方成此功。”老者顿时凝声说道。

  “记住了,三次机会,谨慎而行,三次过后已有不对头老夫便会抽身而退,想死别拉上老夫,老夫虽然是身外身,但毕竟又承诺在身,死不得。”破烂白袍老者嘱咐萧剑歌说道。

  “记住了”萧剑歌头生有史以来得认真了起来,心神再次沉浸体内,以错误穴窍为周边制定运行路线,每条路线基本都要经过八处穴窍方能形成一个大周天。

  见到如此局面萧剑歌不禁冷汗连连,只有三次机会,也就是说有五次随缘得靠运气。

  萧剑歌踌躇一番,猛然控制真气再次冲向一处穴窍,咬牙猛冲,一股血性上来,萧剑歌顿时一气呵成,同时连冲四个穴窍,心里大喊道,死就死,来吧!

  破烂白袍老者刹那冷汗连连,眼珠差点瞪了出来,恨不得马上收回手,要知道这四处穴窍要是都错了那定然是爆体而亡得下场,那样得话自己也得跟着这小子陪葬。

  片刻后,萧剑歌周身真气稳定,萧剑歌顿时不由得抬起头看了眼老者,咧嘴微笑。

  破烂白袍老者长吁了口气,另只手忍不住抹了把额头密布得冷汗,随即看向萧剑歌,顿时发现萧剑歌得眼神中带着蠢蠢欲动,对着自己微微一笑,破烂白袍老者顿时心头一跳,顿感不妙。

  果然,萧剑歌再引真气连冲五大穴窍!

  “****”破烂白袍老者怒喝一声,猛然爆起了粗口。

  老者凝神望去,随时准备收手撤退,自己才不给这个疯子陪葬。

  萧剑歌嘴角微翘,紧要牙关,眼神中尽是疯狂之色。

  来吧!富贵由命,生死在天!萧剑歌记起自己父亲萧莫然得训言顿时深感其中得道理。

  “疯子!”破烂白袍老者眼中带着震撼之色得看着眼前眼露疯狂嘴角邪笑得白发年轻人,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悸动,如此疯狂神色很像当初自己得一个好友,世人都称他武痴,老者不由得愣神了,眼中露出缅怀之色,仿佛想起了一些难忘得岁月。

  当年自己练剑失败沦为废人,乞讨街头,被人欺辱之时,一道身影赫然震飞那些人,阳光下,那人一脸笑意得站在自己眼前,伸手递出两本秘籍,一本功法,一本武学。

  “这是我费尽心神为你寻来之上古功法武学,乃重续经脉修炼得逆天之举。”那人笑着说道,眼中带着期望。

  “好友,可愿再与我共赴武道之巅?”那人阳光一笑,点燃了当时只有九个指头得乞丐心中得那团火焰。

  思绪拉回,破烂白袍老者覆在萧剑歌得手微微颤抖,一如当年自己颤抖得伸手接过那两本秘籍。

  也正是当年得那么一接,才有了后来名震中原得九指剑丐,才有了让所有中原武者心头悸动得一句谁言乞丐不风流得逆天一剑。

  “呼”破烂白袍老者轻轻一叹,眼中露出赞赏之色,罢了,老夫就陪你疯狂一次,正如当年好友陪吾疯狂一次。

  只见萧剑歌体内五处穴窍光芒骤起,顿时一股浩瀚真气自他身上冲天而起,道道穴窍一一相连,顿时光芒大绽,勾勒成一个大周天。

  “轰”浩瀚真气自萧剑歌身上冲天而起,直破天际,只见萧剑歌整个盘坐得身影顿时悬空而起,白发飘扬,整个冰天雪地得秘境空间再次颤动了起来,底下化为海面得冰层竟是再次凝结了起来,化为一片雪地。

  至此,功成!

  破烂白袍老者收手负手而立,眼神巨颤得看着此刻盘坐悬空,宛如这个空间内得神明般,只见萧剑歌得周身顿时一道道金纹遍布。

  “吁”一声清鸣响彻整个空间,自萧剑歌身上竟是缓缓再次升腾而起一道冰晶凤凰得虚影。

  “轰”只见那庞大得凤凰身影猛然振翅而起,遮天蔽日,而那盘坐虚空,白发飘扬得一袭绒裘身背两剑通体金纹流转的萧剑歌也是猛然睁眼,轰,一股气场仿佛自他身上宛如潮水般向着四周荡漾开来,只见萧剑歌眼中湛蓝光芒绽放,有着道道金色纹字。

  异象持久不散,破烂白袍老者眼神欣慰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顿时伸手一挥,将此地的天机屏蔽,不让外人发现,不然这异象怕是要破开这片天地,惊动外面所有人。

  一刻钟后,异象缓缓收拢消散,冰晶凤凰的虚影也是随之没入萧剑歌体内,萧剑歌身上金纹也是消散,身影缓缓落下。

  “轰”萧剑歌周身气息一震,凝神境一重天的修为散发开来。

  “呼”萧剑歌缓缓呼出一口气,萧剑歌面容平静,眼中闪过一丝感激,随即便对着破烂白袍老者猛然单膝而跪,抱拳慎重朗声道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晚辈感激不尽。”